夏日的田野里,一架风车飞快地转动着,车上来的溪水汩汩地流向不远处的稻田。那些秧苗边开怀畅饮,边欢快地跳起舞蹈来。 风车拍了拍小溪:“看到了吗?要不是我车来了水,让它们饮饱喝足,它们能跳得那么欢吗?” “伙计,你错了。”小溪睥睨了风车一眼,慢悠悠地道,“那可不是你的功劳。 ...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