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进步一点点
倾听心声,追寻自然!

抛开的人生哲理

师哥阅读(179)

抛得开的人有幸福,抛不开的人没有。有云:放得下,就可以立地成佛。可是世上有多少人放得下的?放不下,是为了什么?为了自己,还是为了别人?

抛开或放下,其实,全在自己。外来的压力,在一个有决心的人来说,是不会起到什么作用的。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难道真还有什么力量可以在实际上制裁追求爱情的男女?可以说没有了,就算有,也不过是所谓“舆论”的“道德观”而已,但那是可以全然不加理会,也拿人无可奈何的。

然而,为什么还有放不下,抛不开的情形呢?那全然是在自己,自己不想放下,不想抛开,旁人有什么办法?想帮忙也帮不上,就像想阻拦也阻拦不来一样。所以,不必责怪任何人,责怪自己好了,自己想怎样做就可以怎么做的,偏偏不去做,那怪得谁来?真正的阻碍,是在自己的心底深处!

有人说,每一人,都用自己的思想,筑成一个囚笼,把自己囚禁起来,但是却又拚命想脱出这个囚笼,这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事。

怎么决定?除了你自己之外,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你阻你!

人生数问之感悟人生

师哥阅读(124)

最困难的事有人问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:“你认为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什么事情是最困难的?”泰勒斯回答说:“认识你自己。”认识自己难,认识自己的不足更难。

贵重的财物毕阿斯出生于古希腊普里埃耶城。一次,当普里埃耶城遭到围攻时,居民们纷纷带上自己最贵重的财物四散奔逃,只有毕阿斯一个人赤手空拳。居民们问他为什么这样离开时,他回答说:“因为我的一切都在我的身上。”是的,还有比生命更宝贵的吗?

安全的船有人问古希腊思想家阿那哈斯:“什么样的船最安全?”阿那哈斯说:“那些离开了大海的船。”不走路,才不会摔倒;不航行,才没有危险。但船离开了大海,也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。

永远的道德有人问雅典的执政官梭伦:“为什么作恶的人往往富裕,而善良的人却往往贫穷?”梭伦回答:“我们不愿把我们的道德和他们的财富交换,因为道德是永远的,而财富每天都在更换主人。”靠作恶致富的人,内心肯定会非常空虚,而且富裕也绝不会长久。

理想的家居有人问古希腊的庇塔乌斯:“最理想的家是什么样子?”庇塔乌斯回答:“既没有什么奢侈品,也不缺少必需品。”奢侈品是给别人看的,必需品是给自己用的。打肿脸充胖子的人,永远也成不了“胖子”。

健康的意义有人问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身体健康的重要程度,赫拉克利特说:“如果没有健康,智慧就无法表露,文化就无法施展,力量就无法战斗,知识就无法利用。”生命因健康而绽放。有了健康,才有一切。

不同的城市有人问柏拉图:“一个贫穷的国家为什么也有富人?”柏拉图回答:“如果你把一个国家当做一个纯粹的国家那就大错特错了。因为任何一座城市都是两座城市,即富人的城市和穷人的城市。”而且到任何时候,穷人都会多于富人。所以城市的领导者在作决策的时候,一定要首先想到穷人。

活着的意义一个满脸愁苦的病人问古希腊智者安提丰:“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?”安提丰说:“我至今也没有弄清楚,所以我要活下去。”活着就是为了追求,为了探讨,为了知道自己还不知道的事情。也许,这就是活着的意义吧。

吃饭的区别有人问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:“你和平庸的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?”亚里士多德回答:“他们活着是为了吃饭,而我吃饭是为了活着。”庸人享口福之乐,哲人享智慧之乐;庸人享物质之乐,哲人享精神之乐。

道歉的好处有人问政治家塞涅卡:“道歉有什么好处?”塞涅卡回答:“道歉既不伤害道歉者,也不伤害接受道歉的人。”道歉是一种美德,不仅能化解矛盾,而且会给自己及对方带来轻松和快乐。

人生态度,决定人生高度

师哥阅读(144)

有位哲学家带弟子们出行。

途中,他问弟子:“有一种东西,跑得比光速还快,瞬间能穿越银河系,到达遥远的地方……这是什么?”

弟子们争着回答:“是思想!”

哲学家微笑着点点头,继续说:“那么,有另外一种东西,跑得比乌龟慢,当春花怒放时,它还停留在冬天;当头发雪白时,它仍然是个小孩子的模样,那又是什么?”

弟子们不知如何回答。

“还有,不前进也不后退,没出生也不死亡,始终漂浮在一个定点。谁能告诉我,这又是什么?”

弟子们更加茫然。

“答案都是思想!它们是思想的三种表现,换个角度来看,也可以比喻成三种人生。”

望着聚精会神的弟子们,哲学家解释说:

“第一种是积极奋斗的人生。当一个人不断力争上游,对明天永远充满希望和信心时,这种人的心灵就不受时空限制,他就好比一支射出去的箭,总有一天会超越光速,驾驭万物之上。第二种是懒惰的人生。他永远落在别人的屁股后面,捡拾他人丢弃的东西,这种人注定被遗忘。第三种是醉生梦死的人生。当一个人放弃努力、苟且偷生时,他的命运是冰封的,没有任何机会来敲门,不快乐也无所谓痛苦。这是一个注定悲哀的人,像水母的空壳漂浮于海中,不存在于现实世界,也不在梦境里……”

弟子们大悟。

播种怎样的人生态度,将收获怎样的生命高度和深度。

人的一生中,要紧处只有几步,如何使自己的生命更有意义,态度至关重要。

曾仕强教授智慧语录

师哥阅读(87)

人生提醒

  • 一个人是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的,但只能你自己改,改你的心,改你的观念。
  • 每一个人都有盲点,这个盲点就是你自己看不清楚的那一点。你要能勇敢地面对自己,找出自己的缺点。记住,你的缺点就是你这辈子的功课。
  • 每个人都要记住四个字:适可而止。任何时候都要有“知止之明”,明确自己所处的位置,切勿得寸进尺。
  • 人有时候是需要有人来点醒的。不是谁聪明不聪明的问题,而是看自己的事情经常看不清楚,看别人的事情反而看得很明白。
  • 你干吗要去说服别人?你凭什么去说服别人?有谁愿意被你说服?“说服”这两个字从我们脑海里彻底清除掉。我们没有资格去说服任何人,也很少有人真正愿意接受我们的说服。我们只能说,“我做了,你可以参考一下”。
  • 现代人最大的毛病就是“我知道,我知道,就是做不到”,不要拿这句话当借口,真正知道的人,一定做得到。只有做到的人,才有资格说他知道。凡是做起来、行起来有困难的,就是没有彻底地知道。
  • 一个人要老实,但是不能太老实;一个人要认真,但又不能太认真。
  • 人生是阶段性的调整。我们走一段就会遇到瓶颈,那个瓶颈就是转折点,或者叫拐点。你拐不过去,就会栽跟头。你要好好考虑考虑怎么转得好、转得顺、转得有效,这就叫调整。

真知灼见

  • 每个中国人生下来都是一条龙,都是龙子龙孙,只是死后是龙是虫的区别。
  • 你这辈子长成什么面相,是根据这辈子要做的事情搭配好的。你去整容,整到最后连任务都忘记了,那这辈子就白来了。看相识用来调整自己的。
  • 凡事都要慢慢地走弧线上来,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就是曲线,而不是直线。
  • 凡是能够在企业界实施的东西,没有一件是高深莫测的。
  • 我们身体的哪个部位是最早退化的?耳朵。人一出生,耳朵就开始退化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会对别人的话越来越听不进去,所以越老越固执。
  • 在任何时代,勤劳、谦虚、礼让、节俭都是绝对没有错,一定要坚持。
  • 中华民族的老祖宗、圣人所讲的话,都是对的。是我们看错了,悟不透,才做错。

观念新解

  • “明哲保身”不是怕死。一个人如果不爱惜身体,连自己都保不住,又怎能保别人?
  • “慎独”就是好好做你自己,走你自己的路。而不是我们一般所理解的单独一个人要小心。这个“独”是你特有的、独特的,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。但是如果你的特色老是跟别人格格不入,那你就需要好好去调整。
  • 每一个人都应该抱“做一天和尚,撞一天钟”的心情,不要觉得这不好。你本来就应该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分内之事。
  • “求新求变”会害死我们的子孙,因为这会让下一代感觉新的就是好的,旧的就是不好的,就会让他们进一步产生喜新厌旧的习惯。
  • 以前讲“开卷有益”,没有错,因为过去的人写书是很谨慎的,是要负责人的。但现在就不一样了。要记住,凡经过的必留下痕迹,你所听到的话都会有痕迹,不好的话一定会害你。

为人父母

  • “边带边教”,其实父母的责任即时这四个字。
  • 每个人一辈子只喝两杯酒,一杯苦酒,一杯甜酒,关键看你怎么喝。你先把甜的灌下去喝光,后面就是受罪。因此我们宁可年轻的时候受点罪,吃点苦。所以父母不要怕孩子吃苦。父母不可能跟随子女一辈子,这句话应该牢记于心。
  • 从古至今,圣贤没有谁不是由勉强到自然,由稚嫩到成熟的,没有天生的圣人。所以父母一定要教孩子,该勉强的时候就要勉强,人都是懒惰的,都喜欢轻松,你不管他,他就会顺势整天嘻嘻哈哈过日子,也就难有大成就了。
  • 有所为,有所不为,才是真正的爱孩子。

青年忠告

  • 人没有忧患,是成长不了的。
  • 年轻人刚进入社会,我是主张你可以改来改去的。但是不能超过五年,五年以后你就大概知道这辈子要做什么了,然后就坚定不移的走下去。刚开始变是应该的,那叫调整。但是如果一直变,那就表示你根本没有定向,你还不成熟。
  • 孝是根本的,一个人不孝敬父母,其他的都免谈。

领导建议

  • 凡是当老板当得很辛苦的人,都是缺少“中国式”这一部分的修养。
  • 领导者只需在一件事上检讨自己,那就是用对人没有,你把人安排在合适的地方没有,这是你的责任。
  • 一个老板只有两件事情要做:第一,把场子做大,让每个人都有升迁的希望;第二,让跟你的人都有饭吃。
  • 作为一个领导,一定要恩威并济,不可以好到底,好到底就变成烂好人,也不能坏到底,坏到底就是硬心肠,肯定会不得人心。
  • 当领导最忌抢功。总是恨不得把所有功劳都归给自己,这是用人大忌。
  • 精于管理的人也经常会死于管理,为什么?因为他把管理看的太万能了。其实管理只是一种工具而已,真正的关键还是管理者的品德。

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

一勤天下无难事百思胸中有良谋